基隆

基隆適合獨遊.

驅車前往, 走國道一, 下高速,  右轉進信二路,  過醫院, 左轉上壽山路, 上山後, 即見基隆另一平靜舒適風景,  中正公園, 活水會館, 可散步, 慢跑, 游泳, 或祈福拜拜, 這山上是市民生活休閒運動的好地方. 中正公園往前走, 漫步至二沙灣砲台, 拍照留念並了解鴉片戰爭期間炮台歷史.

傍晚下山, 基隆市區小, 散步倒滿適合,多來幾次 可感受到基隆的生活步調與情趣.  我喜歡小市區的溫暖,  轉進一小巷, 隨選一家庭麵店,  端上面來的青年認真而尊敬, 見他手臂滿手刺青, 與這知足而崇敬之心, 有很大的對比,  這體驗跟轉變,  讓吃麵也珍惜這樣的緣分和體悟.

散步至孝二路,  同學的黑膠唱片店已倒閉,

音樂這一行,  有它難的部分,  創業也不應受媒體影響聞雞起舞, 瞎聽,或盲目崇拜異國文化也不是辦法.

至孝三路, 魚丸伯仔, 但好奇這家跟另一巷口的大白鯊魚丸是否同一老闆?

飲食文化跟地理環境很有關係, 海, 是基隆生活的一部份, 也是創作的泉源.

keelung

5

10

672

二沙灣 from Joe cc on Vimeo.

(參: 二沙灣砲台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8C%E6%B2%99%E7%81%A3%E7%A0%B2%E8%87%BA)

廣告

創作者的日常生活

能保持創作不綴的人, 幾乎都是過著規律的生活, 不靠曇花一現的靈感,而是生活中養成一種生活習慣, 解放心智, 合理的分配時間,早起, 謝絕無意義社交, 適當飲食,飲酒或咖啡, 找出自己的最佳時間創作, 其餘時間, 生活,閱讀,散步, 接近自然, 時時保持創作的靈感延續成為一種日常生活.

2

軟體產業怎麼追?

現在都有點晚了.  台灣產業的獲利結構基本上是美國科技業的相反, 如果是一碗牛肉麵,美國科技公司吃肉, 台灣公司喝湯.   軟體產業落後是結構性問題, 產業選擇, 法規過時, 教育課程落伍, 老闆心態, 公司治理差,薪資超低…還有很多原因,  讓這裡不適軟體產業群聚的發展.  文中很多好意見可參考.

  • 主因在開發者多為技術背景且為個人或初創公司,缺乏國際市場經驗,更重要是欠缺國際營運與銷售能力

技術人才要和商業人才互相平衡, 相輔相乘 企業就是滿足"產品"和"市場"的結果,  在商業世界, 死磕無效, 要能屈能伸,且戰且走.

  • 不能是R&D 英雄主義

一家技術為本的公司還需要其他人才, 不能是R&D 英雄主義, 需要國際行銷,國際業務, 國際法務, 財會投資專家, 人資專家.

本來的研發的優勢不要變成頑固的缺點,而傷害了企業的發展.

也不能沒有硬體經驗和知識, 需要對硬體設計的功能和成本的平衡有實務的理解.  這些都要人,  個人英雄主義很難很難面面俱到. 但是可以簡化.

這牽涉太多層面, 可以從個人微觀的技能學習提升,到社群營造, 社會風氣, 企業CEO 的遠見和眼光  我們軟體的社會文化環境跟真的與矽谷差很多, 要有"後發優勢" 急起直追的心理準備.

  • 要有持續學習跟全球同步的習慣

多說無益, 訂計畫和目標把這些軟體知識技能日積月累培養起來, 才能談產業發展. 這行業 全球競爭行業,  只想撿現成,數鈔票的慣老闆不太適合. 要有持續學習跟全球同步的習慣.

(note: 名家縱論/簡立峰:台灣軟體產業的下一步)

 

 

 

 

學好技術是態度 但解決不了商業問題.

這國家如果定位是發展世界級 全球連結的系統級產品, 的確是要學很多軟硬體技能,效能監看, 優化, 最佳化, 最適化的資工技術.

但如果沒全球連結的雄心壯志, 學這麼多其實是無用武之地, 根本沒有沒有舞台,只會社會適應不良.

全球連結系統及產品, 台灣不是沒有, 台灣是不夠多.

主要問題還是投資回報的不確定性, 市場的侷限性, 讓老闆確步,

例如,台灣系統級開發商做過3D MMORPG的大作, 系統級,效能,附載平衡,concurrent 可以設定到多少…等等, 結果多慘, 事不想重提, 但是有心人,很多問題是市場, 市場很折磨人.
市場沒到那階段,就是無用武之地.

我今天看到Hbase 的資料特別有感.
FB 就用HBASE但台灣沒有像 FB 的產品,

台灣是有Geek般的有心人,但這環境的淺碟很難讓人精益求精,
學點小東西 很容易就滿足了,就一招半式就可以撐十幾年

學技術有很多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隱含在內.

並非深奧 困難,或旁大, 複雜, 難搞的東西就是好.

技術終究是一個商業問題, 是社會問題, 是文化問題, 也是人的問題.

做幾個NPI, 賠個幾億, 雄心壯志就沒了,
就隨便湊一些垃圾產品, 搞不好ROI 還不難看哩.
這是多少有心人的慘痛經歷.

開發系統級產品能開創多少工作機會?

跟在地化產品有差很多嗎?

沒人用,沒市場, 系統是大不到哪裡去的

只要能保證市場接受 產生穩定可觀獲利來源,鑽石級也會有人跳進去做.

手機市場不是如此嗎?

只怪企業做快老二也不盡合理,
市場變化太快 開發什麼系統技術根本緩不濟急.

就算開發系統級的殺手產品, 遇到跨境問題, 不就還是一樣會到台灣的套套邏輯.

就商業而言,以台灣的條件, “善用系統及產品" 會比較合理.
關鍵在於行業的深入理解,
但凡是想的到的系統及有賺錢可能的機會, 大陸各行各業早就在做了, 而且是不惜賠本,燒錢的在卡位.

光只是要認真學好技術, 根本解決不了商業問題.

低成本, 高技術門檻的創業模式是可行,這商業模式並非成本定價, 產品能有很好的附加價值.

現在的情況是, 很多檯面上公司, 低成本但又沒什麼技術,

這種公司就不在討論的範圍了.

20160416-birmingham-sign

2016.2.10

過年前,閱讀沙特自傳, 沙特的嘔吐 , 叔本華 人生的智慧 , 松尾芭蕉的 奧之細道, 芥川龍之介的 地獄火,羅生門, 南京的基督毛姆的人性枷鎖, 讓我回想學習電影的點滴. 但從除夕起資訊流不時傳來傷亡人數更新, 原來平安是如此珍貴. 原來 存在就有意義.

仙跡岩

仙跡岩

公保大樓

7/1 是公保大樓的最後一天, 這地點也是台北交通的樞紐, 是很多人的看病記憶

往南到新店,安坑,烏來, 往北到淡海,天母,士林, 往東到松山,南港, 往西到三重,蘆洲五股, 考大學,補托福,學電腦,都在公保大樓這一圈, 門診經濟也帶動對面餐飲業的發展,油豆腐細粉, 蛋餅, 排骨麵,是老台北的共同記憶

公保大樓,

只是看病的地方, 但對公務員來說, 一個職場往往是職涯的一生, 這裡見證時光及國家的轉變.

以前沒有網路, 沒有捷運, 軍公教人員上班時間看病掛號都不方便, 公保的地點及便利性解決了公務員看醫生不方便的問題, 後來改制健保, 皆讓國民有看病的方便.

這看病的地方見證國家半世紀的光陰.

建築是舊, 內部是新, 一塵不染, 乾乾淨淨, 維持管理有素,
地方不會太大, 不會太擠 ,老人家走上, 走下, 一切都恰恰好,

不會太遠,不會太累,不會太吵, 不會太貴.

彷彿這空間剛好給老人家很多的便利和舒服.

記憶是舊, 社會是新, 一點一滴, 與社會同步前進, 今功成身退.

交通便利性, 乾淨度, 便宜之收費, 像是公益服務.

要結束營運. 無怪很多老伯伯怨聲連連.

是國家歷史半世紀的集體記憶.

那年代, 沒有健保, 沒有捷運, 都是搭公車.
風塵僕僕,從新店, 從木柵,從台北四方到這裡看病, 順便辦完其他所有大小事, 買書, 補習, 一手拿著藥,一手吃臭豆腐, 是順便, 也是方便.

就這樣,從年少輕狂到白髮蒼蒼. 地點不變, 變的是時光.

現在, 對面是中正一分局 是"熱門景點", 公保大樓像是社會的見證.

有時看完病 , 還要穿過集會遊行區, 在抗爭中充當路人甲才得以返家

小時候,我常來公保大樓, 也常在這附近溜撘, 以前女青年會隔壁有個消防隊和賣河粉的小店, 現在是一個停車場.

現在我來, 很自然會想到過去台北的人事物及點點滴滴.

這是公保大樓的最後一天.

IMG_0019 IMG_0020 IMG_0021 IMG_0023 IMG_0024 IMG_0025 IMG_0027 IMG_0028 IMG_0029 IMG_0030 IMG_0034 IMG_0037

淞沪会战最惨烈的历史瞬间

每到77或 66, 總是會想起一些事情. 不論在天津 還是倫敦, 還是會想起一些事情.

走出上海的地鐵, 除了悶熱和擠, 總還是會想起一些事情.  到大陸工廠, 隱約他們皆熟知過去,  亞洲有戰爭的傷痛與烙痕. 每到特定的日子,總是會想想過去, 看看現在.

不要太健忘 不必刻意遺忘,  躲空襲警報是老一輩的記憶, 大稻埕,總督府. 王童導演的"稻草人" …  刻意遺忘過去的傷痕是有點尷尬. 明明痛卻要忽略.  越刻意忽略,就越存在.

客觀的存在和主觀的忽略, 像一個傷口,像一個疤.

我們不該沒有體驗卻想調戲真實, 酸謔刻薄的人生心態不可能深刻. 巧辭也不會取寵.

離開真實 逃避歷史, 人生也就無足輕重.

不論是貴婦或大亨, 販夫走卒或當代知青, 不可能沒有記憶.

沒有歷史, 沒有現在.

從對抗的世代到合作的現在, 對上一輩, 不公平, 太不甘心

读大学的价值也许在,能认识未来几十年最重要的朋友,能分辨哪些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交往,能集中解决很多困惑,从而形成自己的原则,开始学会拒绝。读大学的价值也在于你明白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人,你开始有靠近的动力。读书,不是为了拿文凭或发财,而是成为一个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的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