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水雞的滋味

 

人生就像海上的船, 有時起大霧, 找回方向靠燈塔的明燈,
燈塔就像岸上等待的母親, 願意永遠等待一時犯錯的家人回頭上岸.

鹹水雞是親情的象徵,是受刑人和母親之間的連結, 雖鹹,但只要是母親做的都好吃.

那是很深很深的愛

昨遇到個大陸畜生翻牆來嗆, 說 “死一個人算啥? 中國一天要死多少人".
這片中全坐牢中的大哥, 都比那大陸畜生有情有義.
那個對劉曉波獄中病死無感的大陸畜生根本就俗辣

希望大陸人真的看的懂.

看不懂的大概又會瞎掰,強做解人, 道:台灣治安多亂, 多危險…
我對文盲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隻畜生留給大陸社會教育,演化天擇

這導演目前還在服刑, 也是過往一時錯誤衝動,

在台灣連作牢都有自由, 連犯人都知人世間的普世價值.

 

廣告

當票房很差的時候


Photo credit: fulvio di marco via VisualHunt.com / CC BY-NC-ND

一片導演太多, 供需失衡. Over Supply. 若一部電影週營收只有幾百萬, 比7/11 週營業額還小, 基本上這導演已經結束了.

誰要你當初選擇媚俗?

迎合觀眾卻得到這樣的結果, 還有多少內涵可供消費. Content 也不會是King 了

電影重複操作是走不通的,  精明人很快就看出你玩完了. 沒有深思創作, 只想重複老梗, 妥協求全, 被唾棄也是剛好.

好的作品 對觀眾而言載體規格不是重點, 重點是時間有限,只能取捨,只取好作品. 多裝置的對應策略是什麼?  土法煉鋼有用嗎? 有多少做法是重複?

現在國片是兩頭空, 票房爛, 沒藝術,

不如拍短片, 找小眾, 找到知音,而非取寵, 重要的是培養出自己的電影語言,能存在於影史的脈落, 成為作者,  拍很多片不見得等於是作者,  是否能醞釀出自己的電影語言?   作者論雖很多問題,但以台灣環境還算適合的.

很多基本的東西, 是否在媚俗的過程中失去了?

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找回來 或再發現新的價值?

以為電影能是經濟火車頭, 現今是全軍覆沒

當票房很差的時候, 應該回到學生的初衷, 像創業失敗一樣, 重新學習,

電影是什麼? 本質是什麼?  從經典去觀摩, 什麼是永恆的價值,什麼是浮光掠影,  小沒有關係, 如果小的有價值,有內涵.  把所有要素一一檢討清楚. 如果是環境已經改變, 就要重新認清現實, 

藝術家一但媚俗,往往很難再堅持藝術了.

導演,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The General

古典喜劇, 將軍號,1927.

故事發生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火車司機約翰尼·格雷(巴斯特·基頓飾演)有兩大最愛:一個是他的女友Annabelle,一個是他的小火車—「將軍號」。在戰爭爆發時,他想參軍打仗卻未被徵收,只能繼續當火車司機。

北方聯軍劫走了南方的火車「將軍號」,女友也在上面。作為「將軍號」司機,他最終衝入敵人防線,奪回將軍號並救出了女友,還把追逐他們的火車「德克薩斯」號誘到洛克河一座木橋上,使其墜入河中。此舉挽救了南方軍隊的戰事,他也因此成為了戰場英雄,最終獲得軍官嘉獎成為一名中尉

(參考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87%E8%BB%8D%E8%99%9F)

電影課2

我昨看了電影課程設計, 今又看了我系上的電影本科,研究所的電影課, 課開得很花俏,很取寵. 我發現一個很明顯的問題, 就是缺乏跨領域的連結, 頂是用了很多藝術相關領域,但是就是跨不出去, 缺乏將電影的學界及課程設計連結或連動到“不相關但有經濟成長動能的行業“.

聚焦創作,  耗心耗神,有求於人, 滿足由心, 由創意出發的創作主觀, 但對其他人不見得有意義, 這種跨領域課程接軌設計很重要, 用影像深入行業,發覺問題,解決問題, 這方面當然用點心設計應該可以做出來,但在產業界尚無這樣的共識.

我舉例,電影創作 也應該跟html5 的發展相連結, 才能對應到網路雲端的多媒體視聽時代, 電影也應該與IoT 產業結合,  讓電影,影像紀錄成為生產力優化的工具之一, 工廠裡面影像化,  運用影像教育提升衝產作業品質…等等.  影像是可以被應用,加值的; 但是這些與經濟連動的跨領域設計,  在電影系的課程裡看不到這樣的前瞻性.  創作如果只從自身的主觀出發, 很快就會陷入經驗有限的侷限. 再者, 研3 有電影與哲學這堂課, 但如果沒有對哲學概論的通盤理解為前提, 要如何理解這兩個領域的對話?  此外,  關於音樂, 沒有底子, 雖運用中文系的詩詞, 沒有和聲學訓練, 不會樂器,演奏, 無法編曲, 這能算音樂嗎?

我看了公視很多好的創作影片, 但是, 公視是沒有廣告的非商業電視台, 沒有商業模式的創作是脆弱的, 要名不要利, 這樣的創作沒有和經濟發展連結,  帶動不了產業發展. 創作變成打零工.

這是我看到電影課的相關問題,  台灣滿多很好的創作者,  要藝術家來煩心這些事,有點太強人所難, 但教育家與企業家應該是要有些高度和遠見, 看出課程的設計的盲點.

 

 

 

 

 

電影課

本週看了一部很糟糕的紀錄片, 糟糕到就算20年不碰製作, 現在看還是很糟.  就像一個根本不能運作的程式亂碼. 所以 我稍微看了一下目前大學的電影系及研究所的課表.

有這課表,  受過教育, 至少作品看起來應該要有這些元素吧.

20160618-film-undergraduate-courses

大學部

 

20160618-film-course-master

研究所

 

有電影底子的人,  在文字, 敘事,畫面, 聲音的美感肯定有些要求.  表演方面可能有些比較弱, 表演借用了很多戲劇的元素. 製片 要求財務, 法務, 其實都是別的領域借用過來的.  電影創作的學習是在文本的理解, 但文本的基礎其實˙根本是在語言學,  世界電影, 歐洲電影專題,  及其他文本的分析, 根本在語言. 但語言卻不是電影的核心.  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要跨文化去學電影,  難度很高, 又需要借用外文.  電影就是這樣,到處借資源,滿足創作. 每個課就是一扇門,  有沒有學精,  看作品, 看平常對電影的應用就可以看出來.

用心的創作者還是滿多, 但要去發掘. 電影是一個很好的人文素養,  也需要多年才能養成, 但產品還是有其生命周期.  往往是後人看到 作品才又活過來,  這些課程算是對人性美感的啟發, 啟發並沒有標準答案,  缺點是電影算藝術的整合,它並不科學, 也因此也會產生很多不成熟或濫竽充數的作品 或不成熟的創作者充混在市場,  濫竽充數變成這個行業的缺點, 對讀者而言, 反而是辨別篩選出要看的作品, 找出值得看得當代創作者, 是一個額外的功課.

這課表, 只有在研究所的專業技能課程有關於電影行銷與宣傳, 真實的世界卻是營收才能帶動一切的創作.  也缺消費者分析,市場分析的深入理解和進入模式研究.  簡言之,藝術創作,不科學, 還是需要借用很多社會科學的學科輔助.

從課表來看,  我國的教育在課程上並沒有跨領域接軌的設計,  缺乏與理工,工程或自然科學的課程接軌設計.  在理工科系課表恐怕也無法接軌上人文藝術界域的課程. 沒有跨領域通識的設計,  就很難促進合作, 創作的領域也變成有侷限, 在英國是有電影的跨領域研究(note1.2), 這應該是個比較正確的方向.

如果是影視創作者, 我肯定會看這些課程要素是否在作者的內容裡.

(note1: http://www.birmingham.ac.uk/research/activity/b-film/index.aspx)

(note2: http://www.essex.ac.uk/lif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