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synergy

世界變太快,一天就翻轉, 舊招老梗都不適用新環境, 藝術家現在更難, 多的是炒短線, 炒做,沒功底, 沒實學. 不要隨便自稱藝術家, 現在人人都是藝術家, 有手機的就是導演, 會走路的都是演員. 海量自媒裡要出類拔萃變得困難,真貨也被贋品淹沒, 萬物都可是淘寶的一個品項, 有的人有點底子,但跟現實世界遙遠, 一看一聊就不想將他放進購物車, 沒搞頭. 缺懂歷史的脈絡, 有實學功底, 又有好感力, 溝通的感性, 熟技術與科技, 能善用商業的原理和市場觀的 Synergy, 且一旦遇到慣老闆, 在海量自媒裡,一切都淹沒了. 其實多就是少, 資訊越多反而理解的更少

寫程式和藝術創作

寫程式和藝術創作有很多相通之處. 布局, 設計, 實作, 測試, 修改 皆相似

前端工程也需要有藝術的美感, 對構圖, 色彩, 線條, 字型, 和文字的意涵要很有感覺並能實作.

最近去看了一位政治人物的畫展,  這可能是我在台灣看過最有才氣的政治人物.

人記憶和想像的潛能是很偉大, 是心胸的氣度與宏觀所呈現的高度.從抽象觀照自省, 收放是如此瀟灑,  我非常享受在科技與藝術之間遊走. 看到好作品, 心中的那種感動.  但真實中作品的純淨已超越語言

學程式設計可以從藝術創作得到很多靈感,

學 簡潔與精練

學 用工具表達意念

學 布局

學 知行合一

人生很短, 能站在舞台上, 必盡心盡力,  下台亦是瀟灑, 揮揮衣袖, 不帶雲彩

20151220-周錫瑋-9

 

周錫瑋

 

 

 

2015臺灣美術展暨美術獎徵選展

最近俗事多, 少逛畫展, 今午,酷熱, 立決,速去看一畫展, 心曠神怡. 有看到幾位網友的作品在其中, 何其有幸,

畫家"風格的一致性"

猶如寫作或編程,哲理相通, 看太多抽象的作品 或太多複合媒材往往傷神.

看簡單 看直接 看單純, 直觀反而有一種愉悅感, 不用討論, 自得其樂.

有時會想想, 如果我來畫… 會如何 ?
要如何布局? 要畫多久? 畫布, 畫筆, 顏料, 紙,畫板…想想 就知光準備就惱人了,
隔行如隔山, 只求會意哲理,創意通達心領神會,那一點小小滿足也就罷了.

IMG_0042 IMG_0043 IMG_0044 IMG_0045 IMG_0047 IMG_0048 IMG_0052 IMG_0053 IMG_0054 IMG_0055 IMG_0056 IMG_0058 IMG_0059 IMG_0060 IMG_0073 IMG_0075 IMG_0093 IMG_0094 IMG_0096 IMG_0097

要有耐心!不要指望灵感。灵感是不存在的。

优秀艺术家的品质,无非是智慧、专注、真诚和毅力。

像一个诚实的工人一样完成你们的工作吧。

落款

落款下款,或簡稱

係在書畫上題署姓名字號、書寫年月、詩句跋語

落款的形式很多,大體上可分為單款與雙款

單款:  作者自題款,也就是僅留下作者相關訊息

雙款 : 同時留下作者與受者的訊息

台灣電影該是什麼類型?

讀到易老師的一篇BBC專訪, 當年他是教廣丙那一班吧.

  • 台灣電影該是什麼類型?

應該發展出自己的電影製作形式, 跟20年前的規模沒有什麼差異, 跟電影製作分組, 畢業製作,獨立製作規模差不多, 跟部隊一個機動班差不多. 跟組樂團差不多.  像家庭手工業, 客製化Design house, 但深度,視野與品質也應該隨著時間成長吧.  但隨這技術演進,拍片,錄音 製作門檻相對過去低很多. 現在人人都是導演.  這專訪文章點到很多面向,但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這是IP行業,也是科技業, 整合或消耗或運用各行各業資源技術, 應是各行各業的火車頭,就像房地產帶動很多行業與建設; 但還是有很多前提,假設和條件才能當火車頭.

看畫偶得

看幾個展覽, 對藝術文化有心的人大有人在

讀些Basel HK的報導,

台灣藝術家也許不是那麼受關注,但本地創作活動還是一直持續,藝術愛好者是存在的.

藝術行業是需要一些人氣與熱鬧,但鑑賞能力的培養應是重點.

  • 關注書法的相關活動
    字型的美感對Apple 的Steve Jobs啟發很大,
    有這種書法的環境要善用, 老外還想學.

不經意的一瞥到書法字型, 印象很深,
深究竟是高中生或不見經傳素人也.

黑白之間, 粗細線條收斂與狂放, 加以濃淡相間的平衡,
只欣賞就已有些許樂趣.

IMG_0037

  • 偶見王愷的紀錄片
    被談創作創新的內容所吸引, 對思想的局限有大助益,
    藝術觀念其實和程式設計有多方相通之處.
  • 寫程式和繪畫很像
    重布局,講語法, 看風格和形式的一貫性,
    也從客觀觀察或需求轉成整體布局, 依層次元件分層布建.
    有嚴謹,有巧思或簡略. 由簡而繁, 最後成為一個整體. 與客觀外在呼應或接合, 而滿足客觀需求.

技巧不必賣弄, 但不能偏廢基本功
技法是的功底,

藝術和科技哲理相通.
技法掌握能力不足, 在表達實踐上會受限制或淪為理論派空談.

  • 看畫目的
    趙無極曾說 “多看好作品,遠離低級趣味"

找到創新的觀念與哲理, 藝術創新才真正多;
相較不創新的產業, 藝術家才是創新的大老.

但看太多作品,若無消化或吸收,其實意義不大,
也不見得每次看都得到啟發或領悟. 其實看太多很累很膩.
有心無心之別而已

北美館近年來感覺亂了些, 策展皆要用心,費力,耗神. 苦差事一樁.

較喜歡看個展
個展看畫家終生智慧.
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展覽作品作者成熟些.

學生時代亦在倫敦看展但知音很少,
竟曾在去Tate還是 OxfordStreet 之間猶豫或爭執, 實在荒唐.

前一陣子常想那些程式員怎如此厲害,記得住這麼多語法,
是否該用GitHub 把讀過會用的部分都存起來, 要用時直接拿出來應用?

創新是重用與拼貼, 讓舊的東西有新的用法.

展覽滿多, 現在Blob的普及, 讓圖,文,影,音, 數位化普及

BLOB,binary large object(二进制大型对象), 在資料庫管理,将二进制数据存储为一个单一个体的集合,

Blob通常是视频、声音或多媒体文件

但這領域的巧用卻有很大的學問與差異.

如何簡潔精煉並產生價值?

是看畫偶得.

但這領域的巧用卻有很大的學問與差異.

如何簡潔精煉並產生價值?

是看畫偶得.

郭莊烈書法

所有的才氣, 皆始於興趣, 持之以恆, 終為呼吸的一部分.

郭莊烈老師筆名文禪,1940年生於臺灣省雲林縣北港鎮。退休後閒暇之餘,憶起了與父親寫書法的美好時光,一時興起提筆隨意揮毫,之後寫書法便成了習慣。雖然至今未曾拜師學藝,僅臨摹大師筆跡,然而就在落筆收筆之間慢慢悟出心得

Steve Jobs 學生時期特別選修了字型課, 這種非短視近式的學習,對他往後在字型的美感方面有很大的啟發, 如果沒有這堂課, 我們現在可能還是抄襲Windows的作法,缺少具美感的字型可以選用

  • 郭莊烈書法個展
    2月3(二)至2月25日(三)

國父紀念館翠溪藝廊

IMG_0228 IMG_0232 IMG_0239 IMG_0246 IMG_0254IMG_0239IMG_0255

白丰中畫展

他的畫展, 許多警界人士送花籃恭賀, 不知何許人也?
但畫風充滿對生命的熱情,色彩奔放鮮豔, 主題多花鳥. DM上也無簡介. 低調到讓人好奇.

  • 白丰中
    1959年生于台湾彰化
    1982年台北版画四象画展
    1983年中国文化大学美术系毕业
    1986年台北爱力根画廊个人展,入选第二十五届米罗国际素描展
    1987年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台湾当代书画展
    1988年台北龙门画廊个人展
    1989年中韩现代水墨画个人展,当代艺术作品展,国立历史博物馆
    1986-2005年海内外个展三十次及联展二十多次
    2000-200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郭怡孮花鸟创作高研班,

作品被海内外艺术机构及私人广泛收藏,出版有白丰中作品集,四季折折,繁华若梦,四季彩岁,等十余种出版物,现为专业画家, 作品具熱情 、浪漫的情怀,体现了对生活与生命由中的热爱与赞美

白丰中对於花鸟的创作有著独特的理解,认为传统与现代不是对峙的,而是相辅助相成的,在互助与依赖中传承并突破,也永远在吸收与反馈中超越并升华。他非常懂得使用色彩.

IMG_0141 IMG_0142 IMG_0146 IMG_0173 IMG_0194 IMG_0202 IMG_0208 IMG_0211 IMG_0218 IMG_0219

橘子

偶然在artnews看到這作品,  怎跟礁溪街上那番茄水果攤擺法一模一樣?

***

COURTESY CLIFTON BENEVENTO

There are only two full days left to see “The Gentle Way (Judo),” the elegant group show organized by artist Zak Kitnick that counts among its choice artists Rochelle Goldberg, Anicka Yi, and Roelof Louw, whose gorgeous Soul City (Pyramid of Oranges) (1967) began its life as a pyramid of thousands of oranges that visitors may pick up and consume. When I stopped by last weekend, quite a few were missing and the pyramid was more like a fading ziggurat, though the fruit was still just barely fresh. Roberta Smith has already championed the works in The Times, but sometimes you just want to join the chorus: it’s pretty thrilling to think about the South African sculptor making it in 1967, years before such giveaways

became an academic tick. The piece suggests a warm, funky retort to the self-serious minimalism that prevailed in so many galleries at the time. There are no promises that the oranges will still be fresh on Saturday, when the show closes, but I imagine the work will still pack quite a tropical punch in the middle of this brutal winter.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