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最惨烈的历史瞬间

每到77或 66, 總是會想起一些事情. 不論在天津 還是倫敦, 還是會想起一些事情.

走出上海的地鐵, 除了悶熱和擠, 總還是會想起一些事情.  到大陸工廠, 隱約他們皆熟知過去,  亞洲有戰爭的傷痛與烙痕. 每到特定的日子,總是會想想過去, 看看現在.

不要太健忘 不必刻意遺忘,  躲空襲警報是老一輩的記憶, 大稻埕,總督府. 王童導演的"稻草人" …  刻意遺忘過去的傷痕是有點尷尬. 明明痛卻要忽略.  越刻意忽略,就越存在.

客觀的存在和主觀的忽略, 像一個傷口,像一個疤.

我們不該沒有體驗卻想調戲真實, 酸謔刻薄的人生心態不可能深刻. 巧辭也不會取寵.

離開真實 逃避歷史, 人生也就無足輕重.

不論是貴婦或大亨, 販夫走卒或當代知青, 不可能沒有記憶.

沒有歷史, 沒有現在.

從對抗的世代到合作的現在, 對上一輩, 不公平, 太不甘心

Advertisements
舊文章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