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機器時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

麻省理工學院數位商務中心E.Brynjolfsson與A. McAfee博士(以下簡稱B&M)於2014年的新作《第二次機器時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所述,

當前全球社會皆面臨技術性勞動力(skilled labor)攫取經濟發展大多數的果實,而過去熟練地執行經常性工作者,則因效率不比機器,被迫轉而從事不需要專門技術,但薪資低廉的勞力性工作,M型化社會於焉產生,也呼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 Tinbergen所提之「不均是教育和科技進步競賽的結果」。

經常性工作和人工智能機器間的替代關係,固然難以避免,卻不代表M型化社會的問題無解。
B&M認為可由教育革新、鼓勵創新及財政政策思維轉變等三大面向著手。

可由教育革新、鼓勵創新及財政政策思維轉變等三大面向著手。

第二個因應的方式,在於鼓勵創新。因為當產品的生命周期進入成熟期後,生產與銷售過程的經常性工作將被標準化,並移交給機器運作,致使生產成熟型產品的企業,無法創造新的就業。所以,必須經由創造新的生活方式與人力需求,才能讓舊有產業釋放的勞動力找到新歸宿

Advertisements
舊文章
新文章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